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HIV的過去與未來

雍容,受苦,都是一笑而過

雍容,受苦,都是一笑而過

1999年,她刺了那隻蝴蝶。確實是極為雍容華貴,極為張揚美麗的蝴蝶。而未消毒乾淨的刺青針具,也一併把HIV,刺進了她的身體裡... 問她生病之後有什麼煩惱?蝶姐說:「哎呀,世界上有太多、太多,比生病更重要更需要煩惱的事情啦...」

他是一個虔敬的人

他是一個虔敬的人

1999年的世紀之交,人們依然對HIV充滿恐懼,誤解,以及隱隱然透出的,差別待遇...「即使太陽落下了,也還是要祈禱。希望每一個人,都不要活在陰影之下...」他說。他是一個虔敬的人。他這句話,也不光是講給 HIV 感染的兄弟姐妹聽,而是給每一個人的。

你的歷史、我的日常 aka 寫在《HIV的過去與未來》專題報導之前

你的歷史、我的日常 aka 寫在《HIV的過去與未來》專題報導之前

感染者是愛滋歷史的主體,然而所處的時空也真切地影響了感染者的人生。藉由走過不同愛滋法規、醫療政策、社會氛圍HIV感染者的故事,則可以讓我們一窺當時不同時代的愛滋面容。邀請你前來閱讀與分享《HIV的歷史與未來》,讓昨日的記憶與體驗成為明日前行的基石與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