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牙科就診經驗

終於遇到 ・ 現在很好

這是屬於愛滋感染者的牙科困境,也是愛滋友善牙醫的困境。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對的事,卻只敢安靜地、默默地做。年輕時曾經跟學長聊天,提到為什麼大家這麼不願意幫愛滋感染者進行治療呢?「我覺得是機會成本的問題。雖然我們都會有防護裝備,但是你能確定在這些防護下就能確保我們100%不受感染...」

九百萬的煎熬

去年一月,我牙齒右後方蛀牙,就打算去就醫看診,結果跑了幾家診所沒人願意看,所以我就不太敢再去找,想說也沒症狀,就這樣放著,放著放著一年過了,就在今年三月同樣位置右後方蛀牙從小洞變成了大洞,就在某一天的晚上,我痛到輾轉難眠、冒冷汗、頭昏...

踏破鐵鞋,尋牙醫

去年一月,我牙齒右後方蛀牙,就打算去就醫看診,結果跑了幾家診所沒人願意看,所以我就不太敢再去找,想說也沒症狀,就這樣放著,放著放著一年過了,就在今年三月同樣位置右後方蛀牙從小洞變成了大洞,就在某一天的晚上,我痛到輾轉難眠、冒冷汗、頭昏...

也許我們能試著了解彼此的困境

這是屬於愛滋感染者的牙科困境,也是愛滋友善牙醫的困境。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對的事,卻只敢安靜地、默默地做。年輕時曾經跟學長聊天,提到為什麼大家這麼不願意幫愛滋感染者進行治療呢?「我覺得是機會成本的問題。雖然我們都會有防護裝備,但是你能確定在這些防護下就能確保我們100%不受感染...」

安心接受的緊張

恢復室等候的同時,就聽到櫃檯有人大聲尖叫道:「剛剛那位是HIV Positive!」分貝之大,大到恢復室都是那位尖叫女子的聲音。我不確定我當下的表情,但應該就是出現「此人已死,有事燒紙」這樣的窘態吧。後續護理人員跟我說的對話也早已無心回應,只想盡早離開那個「友善空間」...

學校及臨床醫學教育對我看感染者的影響

為HIV感染者看診,需要足夠的預防措施學養;但同時間,並不需要「特別的」學識背景。因為,即使未在病歷上註記為帶原的患者,我們仍需要遵照「標準常規預防措施」在進行處理。然而,真正「額外的」、「特別的」教育準備,其實是心態建立..

為 HIV 感染者看牙診治,其實沒有障礙?

曾經遇到一個年輕病患後牙蛀牙相當嚴重,好幾顆牙齒已經看不出原本外形。牙肉上有不少因為嚴重發炎而造成的牙齦膿包。光是看著就覺得當時一定忍耐了好久的牙痛卻沒有接受治療。我內心翻了好幾個白眼:這個病患一定配合度很低,常常只來處理完疼痛的地方,就沒有回診完成後續的治療...

感染者經驗之「難以開口的大門」

好幾次我都會向院方表明我的身份,並告知他們我的狀況如何,但護士總是會請主管或是當面拒絕我的掛號,並表明小診所沒有精良的設備,無法為我看診,希望我可以轉診至大醫院,以獲得更良好的醫療服務。但是,他們明明連C型肝炎都可以看?我為何會不行呢...